著作权登记_数字版权登记代理_图片侵权保护中心-安捷明

专利号_专利代理人考试系统_公告

安捷明 141 0

专利号_专利代理人考试系统_公告

在我们关于温曼诉沃克案的第一部分(在亚当飞机工业园。我们记录了亚当飞机公司总裁约瑟夫·沃克的下台事件,国家发明专利检索,并讨论了BAP在认定沃克与亚当飞机公司彻底决裂,因此,中国专利检索数据库,在他于2007年2月1日辞职后,不是一名法定内幕人士时,BAP考虑了几个因素。在下面的第二部分,我们将讨论BAP对Walker的非法定内部人身份的持有情况。第一部分复习(如果你有丰富的记忆或记住要点,就跳过这个复习课。如果你气喘吁吁的话,读一下这篇文章!-2007年2月1日,亚当飞机公司董事会通知亚当飞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乔治·亚当,他们将终止沃克公司的职务,沃克公司在当晚与亚当公司的一次会议上得知了这一决定。与此同时,亚当飞机公司正在与摩根士丹利(morganstanley)谈判关键的债务融资事宜,沃克的离职可能危及谈判的成功。因此,董事会给了沃克辞职的机会,而不是被解雇。沃克在午夜几分钟后通过电子邮件辞职,国家知识产权专利网查询,并提出了一些遣散条款,作为交换条件,他同意不为竞争对手工作,并告诉各方他辞职是出于个人原因。此后,沃克没有返回亚当飞机公司。沃克的辞职和科贝尔的选举自2007年2月2日起生效。2007年2月13日,Walker和Adam Aircraft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概述了Walker的遣散条款,并签署了一份单独的协议和声明,概述了Walker的遣散条款:(i)从2007年3月1日开始,为期一年的遣散费为250000美元;(ii)每月额外支付20833美元,最多6个月如果满足某些条件;以及(iii)保留既得股票期权。Adam Aircraft还同意,在未来某个时间,返还Walker为未来购买Adam飞机而支付的保证金、回购Walker的股票以及医疗福利。2007年3月19日,沃克给亚当飞机公司负责人力资源的副总裁金·马迪根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要求他归还飞机押金的最新情况,第二天就退还了押金。摩根士丹利的融资协议也进行了修订,将回购沃克的股票排除在禁止亚当飞机回购股票的消极契约之外。2007年5月前后,Walker和Adam Aircraft签订了另一份离职协议,该协议规定,自2007年3月1日起,Walker作为Adam Aircraft的总裁的雇佣关系终止,截至2007年3月1日,他是一名"现场销售联络员"(但是,Walker从未履行过任何作为"现场销售联络员"的服务,且双方均未打算提供任何服务他这么做了)。几个月后,亚当飞机公司回购了沃克的股票。申请日期2007年3月前一年内支付给沃克的款项摘要:退还飞机押金(100000美元)2007年7月:回购亚当飞机股票(100002美元)2007年3月至2008年2月:遣散费($250000)破产法院受托人对沃克提起了对抗性诉讼,寻求收回所有根据《破产法》第547(b)(4)和548(a)(1)(b)(ii)(IV)条的规定,亚当飞机在沃克终止合同后向其支付的款项。破产法院允许受托人根据第547(b)(4)(a)节的优先转让,避免在申请日期前90天内支付给沃克的62500.02美元。然而,法院驳回了受托人根据第547条和第548条提出的剩余索赔,软著版权登记,因为沃克不是内幕人士。破产上诉委员会在第一部分,我们讨论了BAP持有的关于Walker是否是2007年2月1日之后的法定内幕人士。BAP在仔细分析了上述详细的事实背景后,确认了破产法院的判决,并认为沃克在上述日期之后不是法定内幕人士。但是,他是非法定的内幕人士吗?继续读下去看看。非法定内幕人士身份根据BAP,非法定内幕人士身份是判例法的产物,是"基于与债务人的专业或业务关系"。如果这种关系迫使个人或实体与债务人有关系,在确定非法定内幕人士身份时,BAP解释说,法院关注两个事实密集型因素:(i)当事方之间关系的密切程度,例如受让方是否有权进入内幕交易关于债务人或受让人控制债务人的能力的信息,以及(ii)当事方是否以公平交易的方式进行有关交易。BAP发现,深圳专利申请代理,2007年2月1日晚之后,沃克不再是一名非法定的内幕人士,因为在他"被董事会不客气地罢免"之后,沃克从未与美国飞机公司的管理层保持密切关系:他没有返回美国飞机公司,也无法获取公司信息。沃克在通过电子邮件向沃克发出后续请求后的几天内就收到了飞机押金的退款,这并不足以证明美国飞机公司和沃克公司之间存在任何"特别亲密"关系,因为在沃克发出后续电子邮件时,美国飞机公司已经同意支付这笔款项。至于受托人的论点,即遣散协议不可能在公平交易的情况下进行谈判,因为沃克有权"破坏"美国飞机与其客户的关系,并且对美国飞机的财务状况和运营情况了如指掌,而且获得了比任何其他美国飞机管理人员更好的遣散费福利,BAP认为,即使事实属实,单凭这些事实不足以认定破产法院认定沃克不是非法定内幕人士是错误的。沃克不仅与董事会(一个刚刚解雇他的董事会)协商了遣散协议,而且沃克的继任者科贝尔(Koerbel)也部分起草了协议。如此尴尬和不舒服的情况向法庭表明,各方都是出于自身利益而达成最终协议的。一方面,美国飞机公司寻求与沃克公司彻底决裂,这不会危及其与摩根士丹利的谈判。另一方面,沃克为自己和妻子寻求持续的支持和医疗保障。因此,沃克被适当地排除在非法定内幕人士类别之外。由于所有的转账都是在2007年2月1日之后进行的,因此法院不必就沃克在付款时还是在安排付款时是否为内幕人士的问题达成一致。因此,法院确认破产法院驳回了受托人根据第547条和第548条提出的索赔——拒绝受托人将优先权回溯期延长至一年的机会,并避免根据第548条向沃克支付款项。尽管法院的判决肯定让沃克成为一位快乐的前总统,但亚当飞机公司也提醒从业者,在涉及优先权和欺诈性转让行为时,细节是魔鬼。在回答第十个问题之前,或者在回答第十个重要的内幕交易的可能性时,不应再考虑是否有其他重要的内幕交易方的成功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