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作权登记_数字版权登记代理_图片侵权保护中心-安捷明

肖像权侵权_侵害肖像权的行为_知识大全

安捷明 141 0

肖像权侵权_侵害肖像权的行为_知识大全

贴现现金流分析是重组专业人士和破产法院用来确定困境企业价值的估价方法中的一个主要方法。尽管DCF法普遍存在,但纽约南区美国破产法院最近得出结论,DCF法不适用于干散货航运公司的估价。虽然破产法院只是将现行法律适用于本案的事实,但Genco的裁决可作为对航运业其他部门和费率波动较大的其他行业的公司进行估价的先例。Genco和重组的预包装计划Genco Shipping&Trading Limited是一家领先的干散货海运服务提供商,供应铁矿石、煤炭、粮食和钢铁产品。Genco通过其子公司拥有并运营着53艘船舶的船队,并以固定费率或现货市场定期租船的方式将这些船舶外包给第三方。2014年4月,Genco及其某些附属公司根据《破产法》第11章提起诉讼,寻求实施一项预先打包的重组计划,自愿重组约14.8亿美元的有担保和无担保债务。Genco计划有以下关键特征:大约12亿美元的担保债务将在重组后转换为股权公司。新的资本,1亿美元,将通过完全支持的权利进行投资提供服务两个有担保的竞争前贷款的到期日为扩展。允许一般无担保债权将在业务。现有股权持有人将获得最多占重组股权6%的认股权证公司计划达成Genco的担保贷款人及其无担保可转换票据持有人的一致同意。Genco计划的前提是企业估值在13.6亿美元至14.4亿美元之间。债务人从"净资产评估"分析中得出了这一范围的价值,这是一种在非破产情况下通常适用于航运公司的方法。即将发表的一篇文章将审查破产法院在破产背景下对资产净值法的分析。股权委员会在Genco Plan破产后不到三周的时间里,该美国受托人任命了一个股权委员会,该委员会由(i)Aurelius Capital Partners LP,(ii)Mohawk Capital LLC和(iii)OZ National Partners,LP(a/k/a Och Ziff)组成。公平委员会反对确认Genco计划。它认为,除其他外,债务人的企业价值实际上在15.4亿美元至19.1亿美元之间。权益委员会辩称,杭州专利代理,由于债务人在其估值下是有偿付能力的,现有股权持有人有权获得比Genco计划规定的更多的回收。权益委员会根据其DCF、可比公司、先前交易和NAV分析的加权平均值得出其价值范围,各加权值分别为37.5%、37.5%、10%和15%。破产法院驳回了用于确定Genco的企业价值是否超过14.8亿美元(即现有股东有权获得任何补偿)的DCF方法,破产法院审查了就四种估价方法提出的证词。破产法院的结论是,"有许多充分的理由不应在这里适用贴现现金流法",引用图片侵权,并只考虑了其余三种方法,最终确定债务人的价值不超过14.8亿美元。破产法院在对DCF方法进行简要解释后开始了对DCF方法的分析,如以下:打折现金流分析需要估计一个公司在一个离散的时间段内将产生的周期性现金流,确定公司在该期间结束时的"终值",并对每一个现金流和终值确定相关的总价值日期。因此尽管现金流量折现率分析是一种"传统方法",但当基于不可靠或难以确定的未来现金流预测时,它的用途有限。破产法院认为,Genco不存在准确的现金流预测,并指出双方同意这一点。事实上,股权委员会的财务顾问证实,"运费波动很大,行业可以被定性为周期性……"此外,股权委员会的专家证人承认,"干散货航运的运费很难准确预测…。有趣的是,破产法院得出的结论不仅是在Genco的案例中无法获得准确的预测,而且对干散货托运人来说也是如此。破产法院认为,DCF法不适用于干散货航运市场,因为它具有波动性和高度分散性,进入壁垒较低,竞争者之间几乎没有差别,导致租船费率随着供求关系波动,收入也无法预测。破产法院进一步指出,在Genco一案中,由于Genco的长期租约将于2014年10月到期,该公司通过即期汇率租船将完全面临市场波动。权益委员会的DCF分析没有说服力,原因还有其他原因,中国专利全文数据库,尽管破产法院认定"干散货行业的波动性本身就是拒绝DCF分析的充分依据",但它接着确定了一些使权益委员会DCF分析不具说服力的特殊问题。首先,破产法院指出,股权委员会严重依赖其DCF分析在内部是不一致的,因为该分析所依据的对未来行业表现行业表现的假设是基于股票分析师的报告,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得出结论时没有使用DCF方法。第二,美国专利怎么查询,在提交破产申请之前提交给Och Ziff的书面材料中,股权委员会的财务顾问指出,DCF法不常用于评估航运业的公司。破产法院还指出,在被股权委员会聘用之前,股权委员会的财务顾问为债务人准备了推销材料,其中估计Genco的抵押品价值不足。破产法院明确表示,它在作出判决时并不依赖这一事实,而是提到了这一事实以及其他类似的陈述,这些陈述损害了财务顾问向权益委员会提交的证词的可信度。第三,权益委员会关于DCF分析被用于某些海上并购交易的公平性意见的论点并不具有说服力,因为其他证据表明,这些交易更侧重于评估目的的资产净值方法,在一次有争议的估价听证会上,关于公平意见的有用性,中国专利排行榜,也有相互矛盾的证据。最后,破产法院裁定,权益委员会的专家证人就运费预测所作的证词"没有说服力,不如债务人专家所作的证词可信"。从贴现现金流方法的预期性质中吸取的经验教训往往使当事人能够基于主观和/或无形的理由主张更高的估价。Genco的决定意义重大,因为它为确定破产的干散货航运公司的企业价值确立了明确的先例,即拒绝采用DCF法。这一先例可能会降低当事方(如股东)的杠杆作用,这些当事方将受益于对干散货托运人的更高估价。然而,这一决定可能会产生更深远的影响。干散货只是大型航运业的一个部分,其他许多部门都有破产法院援引的特征,以支持其结论,即无法获得准确的预测。同样,航运业并非唯一波动性显著的行业;其他行业可能很快成为Genco决定的下一个停靠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