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作权登记_数字版权登记代理_图片侵权保护中心-安捷明

肖像权纠纷_无版权图片商用_快速查询

安捷明 141 0

肖像权纠纷_无版权图片商用_快速查询

一般来说,由杰西卡•迪亚巴(Jessica diabia)提供的《破产法》第507条中的优先权计划规定了债权人获得偿付的顺序。因此,债权人通常可以预测他们在等待付款的其他债权人中的地位。然而,《破产法》第510(c)条允许破产法院在衡平法上从属于债权人的全部或部分允许的债权或权益。在行使这种权力时,破产法院实际上是以"衡平法"的名义改变债权人的期望值。当一项债权合理地从属于法院时,就由法院来裁决,并要求法院对债权人的行为进行审查。最近,马里兰州地区破产法院在大西洋建筑集团公司诉Old Line银行案中审议了这一问题。这一决定提醒人们,如果一个债权人的行为虽然可能是不体谅或自私自利,但其行为与管辖其行为的合同条款相一致,破产法院可能会犹豫不决,难以公平地将其债权从属于债权人。事实债务人,一个为经营医疗中心而成立的实体,与大西洋建筑集团公司就医疗中心的建设签订了协议。在ABG开始建设后不久,债务人从Old Line Bank获得了一笔贷款,为中心的建设提供资金,并支付ABG的建设服务费用。贷款由医疗中心的第一优先留置权担保,由债务人担保。银行和ABG签订了一份单独的协议,其中规定(1)ABG不能仅因债务人违约而终止其与债务人的合同项下的履约(即施工),而不首先向银行提供补救违约的机会,以及(2)ABG必须提交并寻求批准来自债务人和银行的每月付款申请,包括任何拟议的变更令(即,不包括在原建设项目范围内的拟议工程费用)。随着建设的进展,银行发现债务人资本不足,贷款收益将不足以支付ABG建设中心的费用。尽管如此,银行继续批准ABG的每一个付款申请和任何和所有的变更单。最终,债务人在医疗中心竣工和付款之前申请了第11章的保护。截至申请日,中国专利查询网站,债务人欠银行3194640.00美元的贷款;幸运的是,银行对债务人的债权是由对医疗中心的留置权担保的,该留置权价值3151526.00美元。相比之下,ABG对未偿建筑成本只有一项无担保债权。ABG对债务人和银行提起了对抗性诉讼,要求根据《破产法》第510(c)节的规定,确定银行的担保债权和留置权应公平地从属于债务人和银行。特别是,ABG声称,银行故意向ABG隐瞒债务人资本不足的事实,美国专利号几位,并且贷款不足以支付ABG的建设成本,以促使ABG完成施工。ABG还声称,由于施工承包商在医疗中心的持续工作提高了银行抵押品的价值,因此银行从中受益。作为回应,债务人和银行提出动议,要求驳回,并辩称,除其他事项外,ABG的申诉没有说明衡平法居次地位的诉讼理由。破产法院同意了。《破产法》第510(c)节编撰了衡平法居次地位的概念;然而,在确定债权是否应当公平地从属于第五巡回法院的本杰明诉戴蒙德案(移动钢铁公司)一案中阐明的普通法原则是法院在判定这一问题上的依据。原告方在寻求破产时,首先要对其进行某种不公平的分析,这就要求原告方进行某种不公平的分析;(2) 对破产人的债权人造成损害或者给予债权人不正当利益的;(三)公平地将债权从属于债权不符合破产法的规定。首先,破产法院考虑了ABG声称的银行是否故意隐瞒债务人资本不足的事实,从而从事了不公平的行为,为了使ABG声称的行为构成"不公平行为",ABG不仅需要确定债务人资本不足,而且还需要证明银行"从事了震惊法院良知的恶劣行为"。因为当事方一致认为债务人资本不足,破产法院首先分析了银行的行为是否触动了法院的良知。根据破产法院的说法,决定什么会震惊法院的良心,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银行是否对债务人及其债权人负有信托责任。一般来说,贷款机构对其客户不负有信托义务,在这种责任确实存在的极少数情况下,需要认定贷款机构对债务人实行"支配和控制"。根据破产法院的说法,"支配权和控制权"的行使存在于贷款机构指导债务人的活动(即行使管理控制权)的情况下,而不存在于贷款机构仅仅行使其合同权利的情况下,包括监督债务人财务状况和提出商业建议的权利。根据这些事实,破产法院认为,银行的合同权利,即审查和批准支付申请和中心建设的变更令,并不构成会产生信托责任的那种"支配和控制"。破产法院接着考虑,在没有信托责任的情况下,银行的行为是否仍然震惊了法院的良知,从而有理由从属于法院。最终,数字版权中心,破产法院认定了不充分的证据来证明这种恶劣的行为。很简单,双方签订了一项协议,确立了银行和ABG的明确权利和义务。协议中没有任何规定要求银行保持ABG对贷款的最新情况,发明专利代理费用,与债务人所发生的费用有关,法院也不愿意推断出任何此类责任。最后,法院指出,事实上,登记版权,该协议规定ABG有义务将任何违约情况通知银行,ABG未能遵守该协议的一个方面。这一讽刺并没有在破产法庭上消失,破产法院评论道,ABG错误地试图向银行征收协议不要求的义务,同时始终未能遵守协议本身。总之,破产法院的结论是,在银行没有义务的情况下,它的行为并不构成使其债权处于从属地位的恶劣行为。因此,破产法院批准了驳回动议,认为ABG没有提出合理的衡平法从属地位主张。结论本决定提醒人们,衡平法上的从属地位要求所要求的证据不仅仅是(也许)不体谅和自私自利的行为,特别是在这种行为符合当事人协议条款的情况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