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作权登记_数字版权登记代理_图片侵权保护中心-安捷明

数字资产交易_怎么购买版权图片_快速查询

安捷明 141 0

数字资产交易_怎么购买版权图片_快速查询

我们已经写了一些详细的文章(见2013年9月9日、2013年9月13日、2014年3月14日和2014年4月11日的帖子),内容涉及更高的拍卖后出价所涉及的竞争利益。美国特拉华州破产法院最近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在re-Filene's Basely,LLC,第11-13511号案件(Bankr)中,处理债务人是否可以放弃其尚未批准的和解协议,转而接受第三方的更高出价的问题。D、 德尔。2014年4月29日)。根据破产法第11章申请保护时的租赁诉讼,Filene地下室的母公司Syms Corp.租赁了新泽西州塞考克斯的不动产作为总部。债务人的房东提交了两份与总部租约有关的索赔证明。债务人反对房东提出的行政费用要求,并在不久之后,在支付了5 026.55美元的补救付款后,转而承担总部租约。房东反对债务人的动议,声称适当的补救金额至少为362.7万美元。双方同意将索赔反对和假设动议合并为与租约有关的单一诉讼。在债务人脱离第11章的同一天,房东和债务人都提出了在租赁诉讼中进行即决判决的动议。破产法院发布了一份备忘录和命令,认为房东有权获得150万美元的"百分比租金",减去费用和开支,但是,对于房东提出的"额外租金"的要求,还有一些重大事实问题有待解决。破产法院保留了房东的补救要求是否包括律师费的问题。几个月后,在就重组债务人提出的接受租赁的补充动议举行的一次证据听证会上,重组债务人披露,数字资产合法吗,他们正在谈判将其租赁权益出售给第三方买家。重组债务人与房东同时继续谈判,并在2014年3月14日的听证会上宣布,他们解决了租赁诉讼,并同意将重组债务人的租赁权益转让、出售和转让给业主指定的实体。ASG Equities Secaucus LLC,重组债务人也曾与之谈判的潜在第三方买家,反对和解,破产法院指示重组债务人根据破产规则9019提交申请,批准和解。ASG提出了另一个提议,但重组后的债务人仍认为和解方案更为有利,并根据破产规则9019提交了申请批准的动议。几天后,北京风雅颂专利代理有限公司,ASG提高了报价,比与房东的和解金额高出250万美元。重组后的债务人得出结论认为,这一要约为其债权人和股东提供了更大的价值,中国国家专利局官网,撤回了批准业主和解的动议,并提出了一项动议,批准向ASG承担和转让租约。房东随后提交了另一份报价,ASG再次将其放在首位。值得注意的是,ASG的最终报价包括一份信用证,该信用证将覆盖重组债务人在租赁诉讼方面的风险敞口。最终,房东提出了一项动议,要求强制执行其尚未获得法院批准的与重组债务人的和解协议,该动议遭到重组债务人、一名正式债权人代表和(通过合并)一名重要的申请前和后出现股东的反对。业主和解要求破产法院批准业主辩称,根据破产规则9019,其与重组债务人的和解不需要法院批准,因为重组债务人的清算能力不再受破产法和破产规则的限制。事实上,债务人的重组计划授权重组债务人在"无需破产法院的监督或批准,也不受破产法或破产规则的任何限制(计划或确认令明确规定的限制除外)"的情况下妥协或解决任何债权,但是,驳回了房东的论点,认为:(i)和解双方明确将法院批准作为和解的条件,(ii)和解包括对确认令中明确指出的预确认假设动议的决议,以及(iii)作为和解的一部分,业主要求发出一项命令,禁止某些当事方就已解决的债权向业主主张任何非合同赔偿或出资索赔,破产法院在未经通知和听证的情况下不得批准该命令。破产法院拒绝批准业主和解。破产法院随后求助于第三巡回法院判例,以指导如何解决重组债务人对一个债权人(即业主)的诚信义务和公平交易义务与其使所有人的财产价值最大化的信托义务之间的冲突债权人。破产法院援引Myers诉Martin一案指出,中国音乐版权注册,如果情况发生变化,以致债务人不再认为和解符合破产财产的最佳利益,则债务人无需继续支持批准和解的动议。如果是这种情况,债务人应将情况的变化通知破产法院,破产法院将决定是否批准和解。尽管房东辩称,由于和解不受更高出价的限制,因此应无视ASG的更高出价,但破产法院驳回了这一论点,因为尽管房东知道ASG的谈判情况并参与了持续的投标,但和解对这一问题保持沉默。考虑到马丁所阐述的因素,即(i)诉讼成功的可能性,(ii)收款可能遇到的困难,(iii)所涉诉讼的复杂性,以及出席诉讼所需的费用、不便和延迟,以及(iv)债权人的最高利益,破产法院驳回了房东执行和解的动议。首先,破产法院指出,"百分比租金"问题是租赁诉讼的"主要部分",而且已经作出裁决。因此,破产法院认为,余下的问题"不应涉及重组债务人的大量费用"。此外,ASG最终要约中包含的信用证消除了重组债务人面临租赁诉讼的风险。最后,ASG的最终报价比原与房东的结算金额高出500多万美元,比房东增加的报价高出200万美元。鉴于这些事实,破产法院不会根据破产规则9019批准业主和解。破产法院批准了对ASG的接管和转让,在确定不应批准业主和解后,破产法院考虑是否应根据其最终报价的条款批准将总部租约承担和转让给ASG。首先,破产法院处理了房东的反对意见,即总部租约已终止,因为债务人提出的假设租约在第365(d)(4)条规定的最后期限届满时仍处于待审状态。一篇即将发表的文章将审查破产法院的这一部分判决。接下来,破产法院的结论是,字体商用版权查询,重组债务人可以满足第365(b)(1)条和第365(f)(2)条项下的承继和转让要求,因为重组债务人从承担和转让租约中获得的重大价值为这样做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商业目的,并且可以提供充分的保证通过(i)向业主支付确定金额的"百分比租金"和(ii)执行ASG信用证。最后,破产法院的结论是,根据第363(b)(1)条的规定,接受并将租约转让给ASG的动议应获得批准,因为ASG的报价是最高的,报价的价格是竞争过程的产物,信用证消除了重组债务人在租赁诉讼中的风险,债权人和股东的支持也证明了ASG收购要约的合理性。另外,破产法院驳回了房东关于ASG交易并非善意达成的论点,因为"我面前的记录显示,有两方有意获得租赁权益,重组后的债务人与这些当事人进行公平谈判。"在破产法院批准前吸取的教训,和解协议可能仍然受制于第三方的更高或更好的报价。虽然申请人的基本决定可能仅限于其具体事实(例如,租赁诉讼的程序性姿态以及业主要求作为其和解的一部分的禁令),但它表明,法院可能倾向于竞争程序的结果,从而使所有债权人的财产价值最大化除非有令人信服的理由不这么做。